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青深律动|智慧城市建设的深圳方法论

发布日期:2021-09-15 08:36   来源:未知   阅读:

  118图库资料!城市的生长,并不是单纯的疆域扩张,而是传承历史创新未来的过程,使其焕发出全新的时代能量。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依托于本土企业强大的科技实力,深圳在智慧城市建设上开疆拓土,书写了智慧城市领域的 深圳样板。

  “不惑之年”的深圳,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在中国的数字化建设中担当了新的历史使命,一步步迈向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城。

  在智慧城市建设的赛道上,四千里之外的青岛,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紧迫感,积极寻求着数字经济与智慧城市的双翼驱动。深圳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的经验,成为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的学习重点。

  四十年前,钢筋水泥浇筑成的高楼大厦被认为是城市现代化的标志;如今,城市的魅力不再是摩天大楼多么无限接近天际,而是在层层叠叠的钢铁森林里,居民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有这样一句话,“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来了就用‘i深圳’。”打开“i深圳”APP,一块小小的屏幕能够触及生活中几乎所有场景。

  每年毕业季,新生力量向各大城市涌入。往常,毕业生落户需要提供冗杂的材料,跑不同部门核验,周期漫长。如今,毕业生可以随时随地打开“i深圳”填报落户,全程零费用、零排队。

  而这种便利,已经覆盖了深圳的几乎每一个个体。个体户足不出户就能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轻微交通事故的处理只要5分钟,拍个照片就能定责处理,不用因为等待交警而耽误上班时间……数字化带来的便利已经渗透进这座城市的毛细血管。

  “安全感”是城市文明衡量的重要标准。当席卷全球的疫情让城市停摆,深圳让外界看到了智慧城市的“韧性”,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科技与城市治理的融合由浅入深,加速城市治理的精细化。

  “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将“韧性城市”作为城市进化的目标,并给出了明确的方向:“适应数字技术全面融入社会交往和日常生活新趋势,促进公共服务和社会运行方式创新,构筑全民畅享的数字生活。”

  如今的深圳,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智慧教育、智慧政务、智慧交通等数字化场景全面铺设,用细腻的笔触改变着城市的肌理,让深圳迸发出生机活力。

  过去的时间里,深圳不断输出智慧城市的新理念,铺设智慧城市的深圳样板,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风向标。

  2021年7月11日,新闻联播用2分33秒专门介绍深圳数字政府建设成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关于推广借鉴47项深圳经济特区创新举措和经验做法的通知》,其中涉数字政府的就有10项。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信息社会发展报告》,深圳从2015年开始成为全国唯一进入信息社会中级阶段的城市,信息社会指数已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在第八届(2018年)、第九届(2019年)“中国智慧城市发展水平评估”中,已连续两年位居全国第一。

  2018年和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室组织开展网上政务服务能力第三方评估,连续两年位列32个重点城市首位;中国政府门户网站评估中,深圳政府门户网站也已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前两位。

  在深圳,腾讯参与打造的“粤省事”,和平安智慧城市承建的“i深圳”都可实现“指尖上的政务”,同一个城市,拥有多个政务平台,会不会导致信息冗余,让智慧城市反而不智慧?外界对于这种冲突的担忧,还存在于头部企业在智慧城市建设的关系中。

  在高楼林立的前海自贸区,“独角兽”平安智慧城市正在飞速崛起,成长为智慧城市建设中“PATH(平安、阿里、腾讯、华为)”的关键一极。

  从聚焦保险,到聚焦综合金融,再到聚焦“金融+科技”,目前,平安正处于第四个发展阶段,即‘生态 + 金融’阶段,主要包括金融、科技、医疗和智慧城市四大生态。

  “平安懂服务,懂人,有温度。”平安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有着自己的独特优势,在金融和医疗等多个领域的多年积累,助力平安将技术当作工具,全面深入生活场景。

  由平安智慧城市承建的“i深圳”APP统一政务服务APP,通过融合全市数千项服务,为市民提供“千人千面”精准化服务,推动政务服务由“网上办”向“掌上办”延伸,努力实现线下能办的线上也能办,线上能办的掌上也能办。

  而智慧政务只是平安智慧城市建设中的一个发力点,目前,平安智慧城市已经完成包括智慧医疗、智慧教育等在内的生态体系构建。

  “去年新冠疫情刚发生时,平安智慧城市做了新冠肺炎预测分析报告,得到了国务院的认可,为此国务院办公厅发来一封感谢信。直到现在,平安仍然坚持一周做三次疫情预测报告。”平安集团智慧办副主任、平安智慧城市联席总经理胡玮介绍,去年3月初,在全国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平安协助国务院办公厅制作了复工复产数据报告,再次收到国务院办公厅发来的感谢信。

  在消费互联网时代,腾讯把连接的优势充分发挥,在产业互联网的浪潮中,腾讯的定位是“连接器”,为各行各业进入智慧城市数字世界提供丰富的数字接口。

  腾讯以腾讯云的基础产品和能力为底层,为数字政务、城市治理、城市决策和产业互联等领域提供解决方案,并通过微信、小程序等工具触达用户。

  2018年,在广东省政府的领导下,腾讯联合三大运营商建设广东省政务数字化项目,打造了“粤省事”小程序、广东政务服务网、协同办公平台三大应用。

  腾讯智慧城市架构师李旭东表示,头部企业在自身业务方面各有侧重,拥有持续投入的能力,能够通过合作带动本地生态的发展。

  “智慧城市是长周期赛道,是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当下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吞食整个智慧城市市场的蛋糕。每个智慧城市行业中参与的公司都有自己的价值点,生态共赢是目前智慧城市行业的必然选择。”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曾表示。

  独行快,众行远。 深圳拥有上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华为、腾讯、平安等科技或金融巨头聚集于此,这是深圳的优势,也是能够做大智慧城市生态圈的答案。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张理敬认为,智慧城市建设涉及到政府、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的数字化,不是任何一个单位能独立完成的,需要政府引导、市场驱动,让行业头部企业发挥自身优势,担当建设使命,用新一代信息技术解决传统环境下的难点痛点和堵点,聚合各方面智慧和力量,共同构建无边界的城市合作伙伴生态体系。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领队、临时党支部书记杨超认为,深圳市推进智慧城市、数字政府的先进经验,特别是其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精神,以及下大力气突破数据壁垒和藩篱,加强数据整合开放共享力度,以数字化推动城市管理、社会治理以及产业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成功做法值得学习借鉴。

  实训队员最感兴趣的,是平安智慧城市给深圳做的经济运行分析平台。“以前开会都带一摞文件,现在深圳开经济运行分析会都不用纸,全部是用这套系统去讲,里面包括宏观的经济分析和产业分析等。”胡玮介绍。

  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外界开始更加关注使用场景,智慧城市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真正发挥价值。在如火如荼的智慧城市建设中,“面子工程”是否存在,重建设轻运营的问题如何避免?

  平安和腾讯用多年经验给出了答案:智慧城市建设需要政府主导,企业辅助。而企业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具有能动性,不是简单地贩卖服务,而是站在城市的高度,用成熟的经验反向赋能城市的顶层设计。

  “我们站在城市的角度,进行智慧城市的规划,寻找不同城市的亮点。”李旭东介绍,在智慧城市建设中,腾讯不仅是服务的“供应商”,还参与到城市的顶层决策和设计里。

  腾讯携手东莞建设智慧城市时,恰逢东莞产业升级,面临产能清退、承接深圳产业转移等多重问题,腾讯站在融入大湾区、腾笼换鸟的角度,把问题想在前面,用技术赋能城市未来发展。

  “如果只是在政府层面简单地售卖技术或能力,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们更希望把技术优势和政府的业务难题有效地结合起来,发挥更大的价值。”李旭东说。

  平安给各地政府提供一个第三方的视角。“政府知道重点是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解决,不知道用什么技术手段,我们了解痛点以后,可以提供更适合的解决方案。”胡玮介绍,“我们把各个城市的经验汇总,形成解决方案,再根据城市的特点和定位做调整。”

  “智慧城市的规划建设、运营和资本运作,会有多种角色参与。我们也会提供咨询和维护的能力,涉及到持续的运营。”胡玮表示。

  在李旭东看来,怎样持续提供资源,还需要政府部门主导,“企业拥有持续投入的能力,能够配合政府更好的发挥深入的价值,平台加服务,其实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根据《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建设的若干意见》,到2025年,深圳将打造具有深度学习能力的鹏城智能体,成为全球新型智慧城市标杆和“数字中国”城市典范。

  “深圳采取了‘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形式,政府全力支持智慧城市建设,充分发挥各个企业技术专长。”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张理敬认为,作为广东省“数字政府”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之一,深圳以数据资源共建、共享、共用为突破口,抢抓5G、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基建”,通过推动“政府管理服务指挥中心”建设,为城市管理提供了“一图全面感知、一键可知全局、一体运行联动”的智慧化管理服务能力,助力城市治理从“经验治理”向“科学治理”转变。

  政府掌握的公共数据资源蕴藏着巨量的经济信息,通过增值开发不仅可以给市民带来便利,也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然而,智慧城市建设长期囿于信息烟囱和数据孤岛问题,数据门槛阻碍数据共享,数据分享的难题普遍存在。

  “数据流动起来才有价值。”胡玮认为,应该在保证数据安全和促进数据开放之间找到平衡点。

  为促进数据开放共享,深圳自2019年以来每年举办深圳开放数据应用创新大赛,聚焦大湾区经济社会发展,以政府数据开放为牵引,促进政府数据与社会数据融合,推动实现真实场景应用。

  设置专门的政务管理数据中心也同样受到重视,近年来,大数据管理局在全国各地陆续成立。2019年机构改革后,深圳把大数据和行政审批服务相关职能合并,组建了深圳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统筹协调数字政府建设。

  今年7月,深圳落地了国内数据领域首部基础性、综合性立法——《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公布,内容涵盖了个人信息数据、公共数据、数据市场、数据安全等方面。

  条例率先明确提出“数据权益”,并着重强化个人信息数据保护。坚持个人信息保护与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并重,对市民深恶痛绝的APP“不全面授权就不让用”、大数据“杀熟”、个人信息收集、强制个性化广告推荐等问题说“不”,并给予重罚。

  就在上个月,深圳发布《深圳市推行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实施方案》,深圳将在市本级政府,福田等4个区政府,市公安局等8个市直单位试点设立首席数据官,首要职责为推进智慧城市建设。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用了一整个篇章来阐述建设数字中国的目标,涵盖了数字政府、数字社会、数字经济和数字生态,数字化转型正深度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的变革。

  今年开年伊始、春节假期尚未结束之时,青岛就召开了数字青岛建设工作现场会议,提出要把数字青岛建设摆在青岛发展全局中去考虑,要建设更高水平的智慧城市;

  5月中旬,青岛党政考察团赴成都、深圳考察,针对“数字城市建设”深度取经;赵豪志市长率青岛党政考察团到深圳考察时提出要加快数字青岛建设,建设更高水平的智慧城市。

  今年以来,青岛市领导在各种重要场合60多次点题“数字化”,甚至强调数字青岛建设“不抓是渎职,抓而不紧是失职。”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组成课题组,深入调查研究,分析深圳数字政府的实践经验,结合青岛数字政府建设现状,提出了加快深化线上一体化政府,创新一站式服务的调研报告。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张理敬认为,数字政府不是实体政府的数字孪生,不是实体政府的简单数字化。数字政府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变革,更是一场认知与思维革命,是关系青岛发展的战略性、全局性、系统性的工作。

  调研报告指出,对党政机关而言,数字化建设已不是选择题,而是关乎党和政府提升执政能力和社会治理水平的“必修课”。加快推进青岛市数字政府建设,需根据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发展趋势,持续革新理念、加强统筹、强化创新。

  战略上,数字政府的顶层设计是否着眼于整体,是否具备系统化思维,是否明确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是否保持开放。

  思维上,数字政府不是实体政府的简单数字化,不仅仅是技术的实现,它需要用一体化政府的眼光去改造传统的管理方式,向重构治理体系、架构、流程转化。

  管理上,实现全市“数字政府”一盘棋,需要领导的强有力支持、权威统一的数字化管理机构,统筹数字政府项目投资和综合考核,设置必要的财政专项资金,协同各方利益,避免重复建设,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绩效。

  技术上,充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高标准建设数字政府,实现政府决策科学化、城市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上诉人深圳市蕴力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广